互联网金融已死

数字金融应该怎么搞

金融创新这个词,越来越令人生厌。不是创新令人生厌,而是某种变了味的金融令金融创新越来越变成伪创新。我们需要真正有效的创新。当前,

因为中国而更加世界的管理

7月6日,我在中国管理百人会论坛上,作了《什么是管理中“因为中国而更加世界”的》的主题发言。认为以变制变(“易”)具有管理的普适性。

复杂性网络的经济结构——互联网弦论系列谈之十六

上两讲谈的规则网络(市场与企业)都是简单性网络,简单性的标志就是边均质等长;下面要分析的复杂性网络,就是人们常说的互联网,包括小世

美国执意脱钩将简化中国选择

6月21日,美国商务部以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重大风险”为由,将5家以芯片开发和超级计算机为主的中国企业和机构,列入了美国商务部的

星形网络的结构解释——互联网弦论系列谈之十五

网络经济把企业一般化了。一般化为不是企业的那个东西,即将企业一般化为网络。也就是说,从网络经济学角度看,网络是一般,而企业是网络的

抓住国产化的窗口机遇期

美国特朗普政府要求谷歌配合封杀华为,这不是一件好事。但从另一方面说,却给了中国一个变坏事为好事的千载难逢的机会。这就是给了中国重启

透视美国打压华为的局中局

美国政府封杀华为供应链之举,震动全球。有人认为,这是一张牌,特朗普看到打击中兴,在贸易战中获得好处,想照方抓药;也有人认为,这标志

生态的力量

5月21日,在同一个时间,从世界不同的地方,我听到了两个不同的声音,一个拉世界向生态的方向发展,一个拉世界向非生态的方向发展。展望未

正则网络的经济含义——互联网弦论系列谈之十三

正则图代表市场结构经济,其中的完全图代表发达的分工状态。所有节点彼此相连代表分工没有任何死角。所有节点都处在分工状态。充分就业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