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基建角度认识新基建

多样性红利可以优化分配效应

人工智能、智能经济会不会由于替代现有岗位而带来失业,进而劣化收入分配?这是我们马上要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判断这个问题,需要正确的方

电商本地化何以可能

在应对疫情的突如其来挑战中,互联网企业率先做了适者生存的应对。电商本地化成为一种新现象。在用户侧,线上挑选支付线下即时配送本地生活

体验云的方向

2月10日,张瑞敏在海尔集团会议上,明确指出,“在疫情当中和疫情之后,集团的整个发展方向有两点,第一是体验云,第二是生态品牌。”体验

乌家培看数字经济

1月18日,乌家培先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专门谈数字经济的定义问题。他说(大意),数字经济就是过去我们说的信息经济,与知识经济、网络经

我亲故我在

2020年1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命名武汉新型肺炎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大家都宅在家里,令人想起互联网早期的“72小时生存试验

为什么60家上市公司抵不过一个网红?

岁末年初,人们在经济盘点时发现,网红李佳琦一个人一年赚2个亿左右,比60%的上市公司的盈利水平都高。李佳琦是谁并不重要,因为我们可以把

如何从经济学角度定义信息生产力(下)

上文谈到,要从分蛋糕的角度,向经济学家讲清楚信息生产力的制度经济内涵。下面从相反的做蛋糕的角度,向经济学家讲一讲信息生产力的技术经

通证领跑区块链也要尊重规律

12月21日,中国通证数字经济峰会,著名经济学家樊纲主持了会议,会议探讨了数字经济:时代的机遇与思考。提出通证数字经济,这是一件有重大

如何从经济学角度定义信息生产力(上)

现有同类数字经济学研究,多从自然科学角度概括信息技术特征,例如大数据、人工智能、网络技术等角度,概括出的特征从理工科(如工程师)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