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个梦是中国引领实现的,那将是一个中国梦

网络为什么需要从高维来理解 ——互联网弦论系列谈之二

​网络是一种高维现象,只有在高维空间才能理解。这个道理是我在对互联网的理解由简入繁,再化繁为简那一刻,洞悉的一个秘密。因此《网络经济》有一节,专门谈“高维经济学的理论意图”。这不是在炫技,而是遇到...

虚拟与现实之间的桥梁

相比现实世界,虚拟世界似乎更加自由,在这里每个人都像是一个数据包,无声无息地在光纤中传递着各种信息。伴随网络化和信息化的发展,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关联越来越多,网络...

一次营销的人本主义回归

大众旅游消费的持续增长建立在日益增长的物质条件基础之上,对于日益崛起的中国中产阶级来说,旅行不再是简单的行走,也不仅仅是相与的谈资,更像是一场探寻“我是谁”的远涉,不需要太大野心,也无需颠沛流离。

复杂的经济需要复杂经济学

“复杂的经济需要复杂经济学”,是布莱恩·阿瑟(W Brian Arthur)大作《复杂经济学:经济思想的新框架》结语的标题,该书于2018年5月正式出版。早在2014年,作者同名的简要文章就在《比较》第74期上刊载。这次,...

我们把互联网想简单了——互联网弦论系列谈之一

5月25日,智酷沙龙举办了我的新书《网络经济:内生结构的复杂性经济学分析》(以下简称“《网络经济》”)的分享会。会上,中国财富出版社总编刘刚称我的书为经济学的“弦论”。

以立鼎之姿,赋能新金融

二十年,懵懂少年秋鬓白,二十年,稚嫩青苗可参天。二十年,互联网的发展,成就了一大批有理想、有信念的企业,而一大批有目标、有使命的企业的发展,也反过来加速了互联网+的进程。

数字营销二十年:敬畏人性与技术革命

二十年前,AT&T公司在网上投放了首个横幅广告(纯文字广告条)。参与这一过程的Joe McCamley至今仍活跃在互动营销一线,Joe McCamley曾经回顾道:“现在回想起来很有趣,而且据我所知没人会喜欢横幅广告,但是...

合纵连接生态,连横竞合梦想

8年前,雷军与十几人一道端起了小米粥;4年前,高弟男正捧着武侠小说冥思苦想新公司的名字。这两人或许都不曾想到,现在的小米即将成为中国资本市场拥抱新经济的CDR第一股,玩咖欢聚也已成为硬件手机厂商在互联网...

数字创意产业的生意经

对已经成立17年的腾信股份来说,不得不适应的一个现状是,营销链条上参与者角色定位的变化。过去,腾信股份做的事情是,为广告主提供策略制定、创意实施、媒介策划与执行及自动化投放等一整套解决方案,它只要对...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