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推动数字化产业链升级

2020-06-03 10:34:25 eNet&Ciweek/姜奇平

推荐语

当前,全球化外部环境变化剧烈,全球供应链挑战与机遇并存。我国中小企业受疫情冲击,一方面面临纾困的挑战,一方面面临转型的机遇,打造数

当前,全球化外部环境变化剧烈,全球供应链挑战与机遇并存。我国中小企业受疫情冲击,一方面面临纾困的挑战,一方面面临转型的机遇,打造数字化供应链是新全球化发展的方向。最近,发改委等有关部门适时推出“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倡议”,有望把握这一先机。

按照“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倡议”,中小企业应对疫情冲击,要抓住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赋予的机遇,化危为机,培育数字化产业链,建设数字供应链。为此,要搭建联合推进机制,提供转型服务,以普惠性“上云用数赋智”服务,提升转型服务供给能力。

目前,与疫情同时冲击我国供应链的,主要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的“逆全球化”倾向。重商主义借逆全球化抬头,希望将实体产业拉回国内,减少贸易逆差。特朗普弃全球化、取重商主义,其实从附加值角度看,并不便宜。只不过以往全球化的高端附加值,多为民主党势力和跨国公司获得,特朗普打击他们,中国的机会又来了。采用新全球化策略,以创新对付重商主义,可以把这些附加值借势引向中国。

这里解释一下“新全球化”套路。观察此前跨国公司主导全球化的路数,主要是通过创新,占据供应链高端,放弃供应链低端。这种创新,主要是技术创新,特别是技术原创。中国一时半会儿还学不来。但是,中国有另一种创新优势,这就是熊彼特原意中的要素“新组合”(市场创新)的优势。文章应做在供应链的“新组合 ”上。新全球化的“新”,应体现在“狸猫换太子”上,用数据供应链这个狸猫,换跨国公司这个太子的位置,

针对“逆全球化”在将实体产业链上的某些环节拉回本国,中小企业在疫情过后,不是简单回到过去,或低水平拉锯,而是打造数字供应链,通过数据流,在更高层面整合物资流、人才流、技术流、资金流等传统生产要素,以此构建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数字化供应链体系,在转型升级中寻找增量突破。为此,需要“打造跨越物理边界的‘虚拟产业园’和‘虚拟产业集群’,促进产业链向更高层级跃升”;“培育产业链上下游和跨行业融合的数字化生态体系”;以及“建设数字供应链,带动上下游企业加快数字化转型”。

针对“逆全球化”还停留在传统思路上,单打独斗地进行孤立环节的固定资产投资,数据产业链要强调资源共享、服务共建。例如,“通过共享经济模式开放数字化转型资源”,倡导“实现资源高效利用和价值共享”,鼓励提供“共性解决方案”、“开放普惠化的转型产品和服务”。特别是支持与鼓励平台企业推出有偿共享服务,支持互联网企业、共享经济平台建立增值应用平台,提供中台支持,以实现供应链层面的规模经济与范围经济。

新全球化面临一些全新的问题,要尝试内需带动的全球化模式,发挥中国市场优势,把需求变成需求操作系统,为全球利益共同体服务。数据供应链,不是简单孪生实体供应链,要变成“用户指导企业”型的C2B模式,需要以需求工程的方式组织供应。新全球化真正的希望在于,吸取代理人主导全球化的教训,转型成为去官僚化、亲民化的贴心供应链,转型成为高度智能化、服务化的智慧供应链。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