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难局的症结

2019-11-28 10:54:59 eNet&Ciweek/姜奇平

推荐语

一度有统治世界,炸平地球之势的Libra(脸谱推出的数字货币),现在难产了。各国货币当局不给它开出生证明,可能让它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成为

一度有统治世界,炸平地球之势的Libra(脸谱推出的数字货币),现在难产了。各国货币当局不给它开出生证明,可能让它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成为“黑户口”。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百般解释,就技术谈技术,完全不在点子上。货币问题,在根本上是利益问题,政治家们紧盯的是货币权力后的利益再分配权,扎克伯格完全不解个中“风情”,是Libra难局的症结。

年中,Libra白皮书发布以来,一个有趣现象是,看好它的,都是就技术谈技术,就货币谈货币的人;怀疑它的,都是就利益谈技术,就利益谈货币的人。如果打仗,前者叫单纯军事观点,后者叫党指挥枪。现在,利益决定技术,成为Libra问题上的压倒之势。原来支持它的德国180度转向,各大金融机构也选边站队到美国政府一方,纷纷退出Libra联盟。

Libra从势如破竹,变成兵败如山倒。Libra推出者及其粉丝,显然在关键问题上判断失误。这类事情以后还会常见,为了下次不犯错误,对其中涉及的基本道理,略作探讨。

先讲个故事,当年用友向运煤行业推荐财务软件,说亮点在于“懂行业”。旁边坐了两个煤老板,在下边窃窃私语,说用友“不懂行业”。因为软件不支持过磅作弊,所以没法用。去了山西,问他们怎么解决。说,好办,拉煤的车一过磅,原来是终端直接出数,现在是打印出来,让一个人送到另一窗口,“利益再分配”,在这几步就“妥善”搞定了。再讲个“故事”,特朗普说华为手机不安全,任正非完全没听懂,特朗普实际也在想“过磅作弊”(比如用后门监视德国总理),现在你这么安全,我还怎么“安全”(让别人不安全)呢?偏偏任正非引经据典说,为什么不安后门才安全,简直气死特朗普了,只好把任正非女儿继续扣着。

货币问题上的“过磅”门道在哪里呢?就在于数字货币要存活,必须只对M0保持中性,不能对M1、M2保持中性。这就是DC/EP的思路。这对任何现代央行来说,都是可以理解的。对美元来说,一旦完全中性,相当于货币流速不变,把弗里德曼货币数量说搬到现实中,美元霸权就被消解了。扎克伯格口口声声说,Libra支持美元霸权,却跟货币当局想不到一起去,是因为他的技术方案,改变了M1、M2的性质,变成中性的了。这对美元来说,是非常可怕的,因为没法到世界各国割韭菜了。因此不难理解,支持现有Libra的,只能是完全没有干预动机的瑞士与荷兰货币当局,而不可能是任何一个大国(这可解释德国想明白后会说“德国不会允许私有企业发行货币”)。

2019年7月12日,特朗普表示,“我不是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热衷者,Facebook的Libra将几乎没有可靠性,Facebook必须为虚拟货币寻求银行执照。”这里说的可靠性,不是技术可靠性,而是政治可靠性。也就是指这一技术方案,可不可以按照华尔街利益集团的利益,“可靠”地进行货币价值的定向再分配,包括国外定向与国内定向(甚至精确到东海岸与西海岸)。扎克伯格听反了,他越到国会辩解Libra如何具有“可靠性”(相当于说利益中性),来自华尔街的议员就越觉得他不可靠。

附带指出,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上对支付宝、微信支付及中国数字货币格局的描述,是不正确的。他甚至没有观察到阿里、腾讯与央行在这个问题上关系的实质。有理由怀疑他懂不懂数字货币。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