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中国而更加世界的管理

2019-07-30 10:44:39 eNet&Ciweek/姜奇平

推荐语

7月6日,我在中国管理百人会论坛上,作了《什么是管理中“因为中国而更加世界”的》的主题发言。认为以变制变(“易”)具有管理的普适性。

7月6日,我在中国管理百人会论坛上,作了《什么是管理中“因为中国而更加世界”的》的主题发言。认为以变制变(“易”)具有管理的普适性。

中国一定是做了非常对的事才产生了我们见到的经济奇迹。这件非常对的事,我认为与中国文化经典《易》有关,就是“三易”。翻译成海尔模式语言,就是以变制变。

2017年9月25日张瑞敏精确概括的管理三易(不易、变易、简易),代表了中国经验中,因为中国而更加世界的管理普适价值,代表了管理3.0中最体现灵魂的东西。三易中的第一个易,是指不易,对应管理,就是企业核心价值观不变;第二个易,是指变易,对应管理,指以人的变化适应与驾驭单的变化;第三个易,是指简易,对应管理,指使“以变制变”本身变得简易。

从方法论层面上说,三易中的不易、变易加起来,仍然还在西方理念可解释的范围,因为对应的是标准的基业常青定义(企业核心价值观不变,其他一切都要围绕这个不变的价值观而变化,包括禀赋)。但第三易即简易,则是中国文化中独有,而世界各国所无的东西(也许犹太文化是个例外)。

以变制变的第一层意思是应变。可以说,灵活应变是所有中国人的特质。以变应变是所有中国企业的“经验”(准确说是特质),从这个意义上说,所有中国经验,都具有以变制变这个内核。这不是海尔专有的。区别恐怕在于,许多企业没有有意识地把以变制变提炼出来,作为有别于德国企业、美国企业和日本企业的民族特质所在,而只是把以变制变作为一种潜意识、文化层面的东西,当作一种说不上来是好是坏的本能。

以变制变的第二层意思在制变,则反映了中国文化特征的另一面,不同于西方复杂适应(CAS)的一面,这就是积极有为地创造(复杂创造),如生生之德,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等。海尔的双赢也在强调一种积极的变化,“变中求胜”,积极创造用户与创客两方面的价值。

对西方人来说,基业常青不可能是简易的,应对复杂性事物一定是成本递增的,这就想反了。事实上,不用说海尔,几乎每一个中国人包括世界上的华人,都接受一种不同的思维。比如,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治大国,如烹小鲜……等。华人相当于是认为,基业常青应该在谈笑间,如烹小鲜般简易的实现。华人个体可能失败,但作为一个群体,在当今40年内,正在实现这一点。

“简易”的原因在于,中国文化中有一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底层决策、人人作主的习惯,一旦上下一致,会极大节省管理成本。当然,下有对策也经常被用在与上边不一致的情况下,而加大管理成本。一旦将管理功夫做在上下一致上,则下有对策就会产生人人都是CEO的效果。

三易,虽然是中国的,但也是一种普适价值,作为普适价值,它对应德国人提出的Simplexity(让复杂性变得简易)。就像手机,其计算复杂性不亚于登月工程,但操作不用说明书,一切傻瓜化。一旦这种理念从技术特性变成一种时代精神,即做各行各业的事情都可以采用的做事方式,它就成了新时代的普适价值。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