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性网络的经济结构——互联网弦论系列谈之十六

2019-07-30 10:42:31 eNet&Ciweek/姜奇平

推荐语

上两讲谈的规则网络(市场与企业)都是简单性网络,简单性的标志就是边均质等长;下面要分析的复杂性网络,就是人们常说的互联网,包括小世...

上两讲谈的规则网络(市场与企业)都是简单性网络,简单性的标志就是边均质等长;下面要分析的复杂性网络,就是人们常说的互联网,包括小世界网络(市场升级版)与无标度网络(企业升级版),最大不同是边不均质等长。弦论就是讨论“边”的学问(就是高维关系学),我们从中分析互联网的结构,与市场、企业不同在哪。结构不同,机会就不同。

1、复杂性网络是意义网络

论网络总的价值(广义价值)功能,随机网络长于“足用”,即实现功能(物的可利用价值、使用价值)层价值;规则网络长于“逐利”,即实现窄义价值(交换价值、理性价值)层价值;复杂性网络长于“满意”(满足意义),即实现意义(愿景、人生目的)层价值。

复杂性网络作为随机网络与规则网络的结合,其中用、利与义之间具有以下关系。复杂性网络对应的产品,在功能上具有个性化定制的特点,但并不以物质成本定价,也不是以理性价值定价,而是按照意义来定价,形成拉姆齐定价。定价中溢出于理性价值的部分,在利的系统中可以符合均衡,但不可能是最优;作为最优定价,其价值来源于义对于利的价值浮动(为快乐而付出更多的钱)。定价中溢出于成本的定价,来自对心理需求高于物质需求的部分所增加的价值。个性化定制中物的部分的价值,只是由材料(质料)成本决定,对应需求中物质的部分;但个性化定制本身的价值不仅在于物,更在于意义(义),意义是心理需求层面的,为心理需求(体验)而支付的价格,是超过物质成本的那部分价值的来源。

在复杂性网络中,用利契合(为实体经济服务)是体制追求的目标,而利越来越被限制在用义的框架下发挥,而利本身的水平不低反升。分工的两个方面,即专业化的方面与多样化的方面将得到协调发展。复杂性网络是义主导的关系结构,因此复杂性网络是意义网络。

复杂性网络相对于规则网络增加的流动性,不是利的流动性,而是义的流动性。即承载人的目的、意图的信息的流动性。复杂性网络可能加强资源在利的水平的流动性,也可能削弱这种流动性,主要的进展是增加了另一种不同的,以往没有识别出来的、在利益级别上更高的流动性。它可以引导利根据是否符合义来调节流速的快慢(价格水平的高低)。

流动性是不是越大越好呢?从诚明的角度看是这样,但这不是唯一合理的考虑。自给自足的自我诚明程度无疑是最高的,但其价值并不高。流动性的道理是同样的,摩擦力的降低只有在做功的前提下才有意义,只是加大流动性,但如果付出的是系统不做功的代价,也是得不偿失的。因此要权衡其中的得失。

2、作为市场2.0的小世界网络

小世界网络(WS模型)具有随机网络的某些特征,但与经典随机网络不同,它是正则网络与随机网络的结合体。Watts和Strogatz发现,正则网络不存在短的路径,随机网络缺乏集聚性。而从正则网络开始进行随机化重新布线,会出现小世界网络现象。小世界网络还有一种改进的模型,是Newman等人提出的,称为NW小世界模型。

在规则网络与随机网络两方面的作用力下,小世界网络出现了介于两种网络之间的性质:首先,小世界网络具有规则网络那种较大的聚类系数;同时,由于网络中存在随机连线,开成了捷径,从而网络中节点间的最短路径长度大大减小。

小世界网络的核心结构是,具有较小的平均路径长度和较大的聚类系数。这对随机网络和规则网络,正好是一种扬弃。随机网络是较小的平均路径长度和较小的聚类系数;规则网络是较大的平均路径长度和较大的聚类系数。小世界网络扬了二者的优点,同时弃了二者的缺点。

其经济上的含义是,小世界网络既具有较高的分工水平(以聚类系数)代表,又具有较低的交易费用(以平均路径代表)。

3、作为企业2.0的无标度网络

符合随机性与规则性统一这一特征的复杂性网络,除了小世界网络,还有无标度网络。如果把小世界网络当作正则网络的升级,那么可以把无标度网络当作星形网络的升级(也是幂律结构的升级)。

无标度网络与小世界网络的最大不同,表现在增加了一个择优联接机制。与星形网络相比,无标度网络中的“中心”,并不是固定的。它是从统计排序中自然排出来的,通常是那些控制了结构洞的节点。

与随机网络相比,无标度网络有更短的平均距离和高得多的集聚性。这在经济上意味着更高的分工水平,以及更低的交易费用。但值得注意的是,当网络规模足够大时,无标度网络不再具有明显的聚类特征。这可能意味着,它同时具有“再小农化”的特征,比如出现范围经济但规模不经济的情况,如个性化定制(而非大规模定制)。

为什么叫无标度,有各种各样解释。结合规则网络来说,规则网络的变化是有标度的,它们具有标度不变性。从根本上说,规则——背后是笛卡尔理性——就是那个不变的标度。无标度,则是指规则可变。这是复杂性网络特别是无标度网络与规则网络的不同之处。

根本的规则性变化是,网络不再像企业那样,以生产者为中心,而是以用户为中心。企业和网络都把用户是上帝放在嘴上。但实际意思不同。企业离开了高聚集性,就没法活了。巴塔耶曾用生产性消费,来描述企业眼中的消费。用户是上帝,在此是指生产性消费的用户。如果他们的订单达不到一定规模(底线是要保证MR=MC条件下实现P=MC均衡),他们就不是上帝。而对网络来说,有高的聚集系数(如出现网红、爆款)固然好,但3D打印一个品种只有一个订单,照样能活(反正多打印一件,成本也不会变化)。这时的用户是上帝,就不再是产品顾客,而是体验用户。

因此来说,择优选择,这个优,最终是以“美好生活”为尺度的。这是无标度网络背后不变的标度。

如果仅仅有小世界网络,网络经济学对自由的理解仍然是有限的。小世界网络相当于把自由理解为了随机。但自由意志不光具有被动的随机性,还有能动性的选择性,如创新、创造。我们总不能把人的创造力说成是人的随机性,把艺术品混同于涂鸦。人们发现,无标度网络在这方面的解释力,要强于小世界网络。

无标度网络是至今为止最接近完全形式网络的网络。完全形式的网络是指,当我们把所有形式——家庭、市场、企业和(窄义)网络——都视为(广义)网络时,只有复杂性网络是网络的完全形式,即同时具有随机网络和规则网络两方面特性的网络。相形之下,市场与企业都是不完全的网络,即只有规则网络特性,但缺乏随机特性(自由选择);家庭也是不完全的网络,因为只具有随机特性,而缺乏规则特性(自由过头成了不守规则的随机)。

无标度网络在经济哲学上对应高级自由秩序,是经济自由在复杂性这一设定下的实现,而无标度网络代表的就是实现复杂性自由的结构。

规则网络并不是复杂性网络的真正代表,理性具有普遍性意义上的复杂的特征,但它却往往排斥随机性背后体现的具有感性、体验特征的人的自由意志和自然、社会的不确定性,因此理性化过头,走到极端,会导致机械性和迟钝性这种因成本不适引起的系统反应,难以同具体情境相结合,甚至导致异化。互联网作为农业生产方式与工业生产方式在更高发展阶段上的扬弃,体现出无标度网络的特点。无标度可以理解为在规则(标度)与非规则(标度)之间保持“摇摇欲坠的平衡”(KK语)。无标度网络体现了理性的普遍性与随机的当下、此在性结合的特点。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