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成功的模式我都想干,我一块儿干

2019-03-05 16:17:02 eNet&Ciweek/零禾

推荐语

以什么为载体,都可以打造人类涉及的三大关系(人与物、人与人、人与自己),即打造购物、社交与信息平台。

以什么为载体,都可以打造人类涉及的三大关系(人与物、人与人、人与自己),即打造购物、社交与信息平台。豪情万丈是一切的前提,创始人如果没有“咱们就是做最伟大的公司”这一想法,跟着混的人觉得还有什么意思呢。只有“世界第一”才可使人激越起来。

(受访人:吕辰,全景视觉创始人兼CEO)

解决所有的信息、购物和社交问题

记者:有人说定位到一定程度就是战略,您怎么看?您觉得该如何思考全景的定位?

吕辰:企业三件事儿,第一件事儿是战略,第二策略,第三战术,实践证明,战略不够高,失败更惨,战术不够狠也不行。

其实企业就在做两件事儿,战略和战术,但是策略是衔接上下的,因为国外是没有策略这个词的。其实战略的东西已经上升到跟企业的核心是平衡的。

战略第一。咱说张瑞敏,他现在认为品牌就是战略,这个已经很高了。

记者:有人认为品牌是有核心价值的,别人一想你是谁,这就是定位。这么说吧,给一个支点,就能撬动世界。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支点,即通过一个什么事儿、用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来做这件事,以此来改变世界,那可能就是定位,可能就是支点?

吕辰:我最近也在想,其实我们还是想解决三件事儿。第一我想解决信息检索的问题,第二我想解决购物问题,第三我想解决社交问题,但是这个太大了,这个不是BAT嘛。我确实这么想的,因为这三件事儿能不能一个公司来干,第一我解决信息检索的。

记者:您解决什么的信息检索。

吕辰:基于图片的信息检索。我的支点就是图片,但是我不能光支点不撬动别的,我还得撬动视频、声音、VR。全景真的是这么想的,第一用图片能不能解决信息检索的问题,地球上什么东西不能用图片来检索一下。咱说大数据,啥东西咱想象都可以,什么信息还能超过你看的东西吗?盲人之所以不幸福就是看不见,只能揣测。图片能不能解决信息的问题。第二能不能解决购物问题。

记者:图片所表达的是物。如图片代表一个家具,我一点就能买东西了。

吕辰:图片只是完成了我第一个购买,所见即所得,我看见汽车就想买汽车了,我看见街拍,我上哪儿买去。第三你穿这个衣服我想买,行不行。

记者:定位的切入点就是图片,还是图片。

吕辰:解决所有的信息、购物和社交问题。


中国老百姓有几个是这么想的?成不成咱们得这么想。

你发现一百年的大公司都是谁,谁想成为首富来的,谁是因为上市来的,还不是像爱迪生那样发明电灯琢磨半天注册一个商标,咱们开一个公司吧。或者说波音,发明飞机,发明飞机干什么,就是给老百姓,总得有一个还没来得及想到商业目的的目的。

记者:从图片深入思考,想到图片可以导购,图片可以交朋友,实际上通过图片这个点就可无限深入地把企业战略想出来了。

吕辰:基于图片的信息检索,商品购买,绝对不是买卖照片,买卖照片太浅了,咱说的所见即所得。

关于满足以图会友,兴趣社交,比如说你喜欢拍贝加尔湖,想去,想问问应该怎么去,你也不用躲我。或者我就想去硅谷,如果大家拍的硅谷的照片,我就知道,这个哥们是旅行的,斯坦福大学是什么时候去的,或者现在去,你从旧金山怎么去的,你给我讲一遍,要不然我还得上网找攻略,我还得查地图太费劲了,大家互相一交流就可以了,或者你建议我,我去这个地方的时候,我少看一点,你告诉我那个点我没去成,我觉得图片真的能解决基本的人类的需求。信息检索可以吧,导购可以吧,兴趣社交可以吧。

记者:比如说沃尔玛,它开始于一个杂货铺,它还没有改变世界是因为它还没有做到一个程度。比如说推开家门口,所有的全是沃尔玛,没别的了,你看它能不能改变世界,价值观都能输入到你家了。

吕辰:现在亚马逊就是这样的,天猫、淘宝也可以说就是这样。

记者:你通过图片也可以做到无限大。

吕辰:咱们就是做最伟大的公司,先用图片进去,最终全景跟亚马逊有什么区别?你说全景跟谷歌有什么区别?美国的最成功的模式我都想干,我一块儿干。

第一咱们是谷歌行不行?第二咱是Facebook行不行?第三咱是亚马逊行不行?咱们就照着这么去。


机遇与挑战并存是一种永恒的形态,没啥

记者:全景近年来取得了哪些引以为豪的成就?

吕辰:今天引以为豪的两个事儿,第一终于搭建了全景,重新搭建了全景3.0的新版本,这是我真的自豪的。当时我想好的网站什么样儿,我今天基本实现了,这个我引以为豪。因为我跟我的竞争对手,或者说我的想象,我觉得这个网站应该速度快,第二数量多。因为我要信息检索,不能光街拍没有美食。第三我得准,第四我还能在线交互,这是我引以为豪的。其实我打造了3.0版本的全景网站,这个网站基本上就是当初我想象的,多、快、好、省,卖图片也是让别人省钱。你可以理解我搭一个图片版的淘宝,或者图片版的京东,或者说图片版的携程。

以前买机票去携程,但是10年前买机票什么样?你可能不知道,我们楼底下有一个小店,行政去买票,但是今天买机票去携程,以后买图片打电话,以后买图片上全景,这个我引以为豪。

第二,我们一直特别困惑的就是图像识别,我特别自豪,把图像识别、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把这几个热的词变成了现实。

为什么这么说?比如说有一个上市公司,它还是在想,我如果能做到图像识别,我就能帮助摄影师卖很多钱,然后我就可以吸引很多摄影师,我就可以卖好多钱。我今天把这些流程都做完了,但是我没有对外说,无论是谁谁世界的中国的怎么怎么着,我们先把事儿做了。

第三件事儿引以为豪还没有出现,就是我那个App,我不是说App图片连接世界吗,我给你一个所见即所得的世界,看到一张照片,你想信息检索,先搜南非开普敦,你搜吧,全是图片,绝对比百度牛,这是第一条。大家肯定认为百度不准。

如果你搜家具,但这里又不是淘宝、聚划算,我找不着一个家具,你就想找一个家具,你不想让别人影响你,你就想这里最好出价钱都行,OK,我想用算法给你推出来淘宝,就是用算法推淘宝。

现在说信息可以用算法推,商品可以用算法推吗?这个谁也做不到,咱们能不能算出来?咱算出来人类最想要的衬衫,离你最近的,性能价格比最好的给你排在第一。但是信息可以这么做,因为点击率、权重给你评出来,但是商品还做不到。

还有,咱们能不能算出来这么一件事儿,您心目之中的偶像是谁,我给你算出来,她在哪儿,我告诉你,你去找她。

记者:在前面这个过程中,遇到哪些困惑呢?解决思路又是怎么样的?

吕辰:有感而发了。去年之前特想做第三件事儿,我上来就做第三件事儿,我第一次觉得我不能实现,我以前觉得我什么都能干。我的优点,在我们同学里最聪明。缺点是什么?太聪明了没法用人,干活儿恨不得一天都成,都是理想化的。现在我能夸很多人,已经很好了。

我认为销售,今天我要找谁,今天我就得敲门,或者今天打电话就得找到老大。后来发现,包括我做的App得用钱砸。我特别深的感触,战略高度再高也不行,解放全中国,也得一点一点解放,不能太理想。

只能说我去年6月份我才把全景重新开发,因为我想做App,读图时代、信息检索、图片社交、图片导购,但是这事儿需要多少钱?最起码需要十亿,你就两亿,我弄下不去了,公司差点倒闭,我烧不下去了。

我用了两亿,广告费得花多少钱?第二我团队图像识别、人工智能或者说读图时代、信息检索,我同学那点钱哪儿够,快烧没的时候才警醒赶紧结束,又面临生存问题了,所以我们重新调了顺序。

我先做的第一件事儿是维权、救活公司。

我们憋了半天憋了一个图像识别是挣钱最快的,傅总去年生完小孩儿给我上课,她在家闲不住,别看她是女孩子,我们都当男孩子,她在家生孩子过程中,就天天想区块链,回来跟我说,吕总区块链,证据保全。我跟她说,我在去年年初的时候听到这个词,我都不知道什么叫区块链,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图像识别,我说今天给你汇报一下。

全景网站把图像识别、人工智能、区块链、证据保全都已经做完了。真的是刻骨铭心。

第二,我全景干掉竞争对手哪那么快?第三,图片搜索更难。所以我们就调了一下顺序,这个真的挺痛苦的,我从大学毕业第一次创业,我没这么认真过。我以前不喜欢全景,为什么?第一,我觉得它2B太小了,2B那么小的生意,我不是说竞争对手,我根本就觉得2B没劲儿,我觉得所有的同学做的都是2C,你让我2B我不想做,我命赶上了,开一个图片公司,人家都觉得挺好的,我就觉得什么破公司。

第一我做了一个挖矿机,我就是为了生存。第二做全景视觉,中国领先的视觉内容提供商。第三件事全景读图时代,图片成为入口,但是这事儿得等一等。


没有使命感的公司一定不敢做决策

记者:与行业其他企业相比,全景的思想优势是什么,在技术和商业模式上面的优势又是什么?

吕辰:咱们就说图片行业,咱说有两个行业,先说2B,再说2C。今天面临的竞争对手就是2B,未来面临的2C的竞争对手就是BAT,我图片要做信息检索那肯定是百度,我要做导购肯定是淘宝,第三我要做社交肯定是腾讯。这个大你也别怕,其实很多生意就是大,想个简单点的,我改变世界,或者我创造一个电脑,我发明一个飞机,那倒简单了,发明出来就成了,发明不出来就死了,我这人不会说,我会成立一家公司以后成为卖电脑最大的公司,我不会做的,我不会做商人的。

因为很多公司就是商业结构化、倒买倒卖,我只会做生产型企业,我不会做商业机构。商业机构就是物流公司什么的,全景在行业里的优势,第一全景跟竞争对手的竞争一定会出现的。但没有使命感的公司最终会失败的,没有办法做决策的,没有使命感的公司一定不敢做决策。因为这个方案是A和B的时候,从生意角度来讲的时候没有最佳解决方案。

比如说这件事儿,我投资一定有风险,或者说投资多少最合适,一定是有风险的,但是只要有使命的公司才敢投入,对人类有用就干,没用就不干。你会发现所有企业成功,全是因为使命感成功的,而没有利益追求,不是因为利益驱动的,因为利益驱动最终有点像美好景像,因为没有绝对安全,卖完照片之后,不敢搭平台,不敢搭平台就永远是卖照片的,卖完照片之后也不敢投资所以就只能是买了一个房子。

第二次又赚钱了,还干什么?没使命感,也不知道哪个生意就绝对安全,吓唬半天还是买第二个房子。赚完钱再买第三个房子,你死的时候就有50个房子了。

骨子里没有使命感就绝对不敢整合大批量的资源,因为不知道是赚了还是赔了。

就像我给你们演示马赛马拉国家公园,我相信在中国没有几个人买这个照片,但是你有使命感就要做。最后你做了之后发现也有人买。

在任何一个行业,超越竞争对手最大的因素,就是使命感,这是第一。第二个就是具体优势,后来我们发现我们这4个全变成了优势。第一网速快是不是优势,因为设计师买图片也是信息检索的一部分,也是信息检索,只是说在信息里面要求更高了,第一是速度,第二是质量。质量表面说是小事儿,但是是算法,如何推荐最好的东西。

即第一是速度,第二是数量,第三是质量,第四是否可以公开价钱。现在我们国内很痛苦,还是要公开价钱,你不公开价钱就等于是黑客户,能黑多少算多少。在这种情况下,我的技术优势肯定体现了,数量优势、内容优势体现了。

记者:我们注意到全景官网会举办一些活动,她时代、优胜美地这些,这些活动的初衷和理念都是什么?

吕辰:第一,每个人都是摄影师,有可能大家都在产生内容,其实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内容产生者。另外一个用户受益,用户已经超越了以前摄影师,就是专业摄影师可以辐射的内容。以前专业摄影师拍不完,专业摄影师还拍一些特典型的,或者说二八法则里面的,把八那部分,长尾那部专业摄影师拍不完。

另外,我觉得这个行业最起码有两条改变,第一中国正版化肯定改变。第二有可能中国公司干掉美国公司。有点像淘宝最终解决了自身的技术品牌宣传问题,干掉了亚马逊,如果没有解决好技术、检索、物流,还是干不掉亚马逊的,亚马逊在中国市场做得也不错,淘宝做得更好才超越了。


中国领先的视觉内容提供商,这是起点

记者:全景视觉最终想要为最广大的用户,全行业,乃至全社会带来什么?

吕辰:全景现在有两类用户,第一是个人用户,第二是企业用户。全景为全中国用户提供一个读图时代,信息检索的工具,阅读的工具,社交的工具。我们为老百姓提供一个读图时代,这个读图时代具体是什么?第一是图片搜索的工具、阅读的工具、社交的工具,或者说图片成为一种入口。

记者:所有企业都有对应的用户,为用户带来物理上的方便,这是一种思维;还有一种,怎么为人类的探索宇宙、幸福和快乐做点事儿?

吕辰:实际上全景希望用图片给用户一种入口,这种入口是基于图片的一种入口,他能为用户提供什么,其实就像当初人类探索宇宙的奥秘一样,今天获取信息的手段。这种信息手段是高于一般阅读的。

你发现最终企业做大都是一种基础工具,美国现在成为基础工具的就是这么几个公司,第一个是谷歌,是人类信息检索的工具,咱们就不说伟大不伟大了,作恶不作恶了,它解决的是人类信息检索的工具问题。第二Facebook是人类的社区,第三亚马逊是人类购物一种新的环境。

比如说我搜阿尔卑斯山,阿尔卑斯山下面都是有标签的,这是哪儿哪儿的,再按一下都是照片,再按一下都视频,再按一下都是VR了。这是一种何等的体验。

谷歌本质是什么?如果我是谷歌我就回答一句话,我是人类信息检索的工具,我没法说了。具体人类信息检索工具是什么?你想检索什么都有,就不用去图书馆了,就不用看地图了,我这儿肯定都有,全景就是要干这件事儿,你不用去图书馆了,你也不用去买书了。

比如说你搜索古巴,你还用古巴杂志吗?因为我这里就是碎片式的,我代表的是阅读,我这就是古巴,但是每张照片上都写着很清楚的标签,就跟杂志是一样的了。

你再搜索古巴的时候加一个城市,我不想看农村,我可以看城市,行不行。

大家关心这个建筑又做了一个信息的,但是也是UGC的,我曾经去过,大家都来写。可能这一个角度还不够,我把全部的角度都推出来,随便哪个都可以。

第一种方式是系列,比如说咱这是系列,一周一天,也有这么写的,因为航拍太大了,比如说咱主题,我随便说主题了,全景视觉,今天我要打的肯定不是刚才说的愿景,因为我现在还做不到呢。

目标是解决所有的信息、购物和社交问题,我今天能做到的,已经是中国领先的视觉内容提供商了。

记者:落地点儿,第一,图片是一个大生意。第二,这个大生意的代表是全景。第三,在这个行业里面全景才是这个行业真正的玩儿家。

这是起点,期待您初心中那最宏大的东西的继续孕育和最终爆发。

吕辰:对。这是起点。


后记

发挥天赋中所有正面的特性,它们是我们的祖先对环境做出的反应。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