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关系与弱关系——互联网弦论系列谈之八

2018-11-13 15:38:54 eNet&Ciweek

推荐语

互联网的强关系与弱关系,对应弦论中的强力与弱力。弦论系列谈此前讲的是,在高维空间中,把边(关系)的研究专业化了。

互联网的强关系与弱关系,对应弦论中的强力与弱力。弦论系列谈此前讲的是,在高维空间中,把边(关系)的研究专业化了。在低维的理论中,谈边(关系)是不专业的。不专业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区分不出强关系与弱关系,都是一样的关系即冷冰冰没有区别的公共关系。

强关系、弱关系,这是当前互联网界常谈的话题了。著名观点诸如“强连接引发行为,弱连接传递信息”等等。但我总觉得,总谈不透、谈不到位。理论物理学谈同样的问题,高度与深度就比书摊上的大师强得多。既然如此,我们直接跨领域,借鉴其他行业的高手,也许可以成为提高自己的捷径。

当我们思考互联网本质的思维,从原子论的点式思维,升一维,增加边这个维度后,我们可以看到一大片以前视而不见的事实。这主要集中于对人与人之间连接关系的观察上。最先观察到的一个事实就是,关系是分强弱的。市场经济理论是低维的,原子论式的。在它看来,市场把所有社会关系,都还原为金钱关系,人与人之间情感关系的强弱,不会对全局最优产生正面影响。

但从高维空间看低维空间,却会发现,关系会产生扭曲现象,就像地图的边缘与中心相比,变形得十分厉害。这不是由于南非或智利的国境线在真实世界扭曲了,而是因为我们在平面上看球体,球面上的一条直线,还原到平面上“显得”像是扭曲的。

同样,如果电子商务只是以价格为语言的理性交易,它只相当于一条直线,但加入交互(也就是社交)后,可能变得有温度了。网商上来就说“亲”,而不说“理”。这时的直线,由于情感升温带来的溢价作用,相对于同质完全竞争来说,变得“扭曲”了。追星现象、网红现象、娱乐、体育、影视中,都广泛存在这种价格“扭曲”(术语叫拉姆齐定价)。比如范冰冰凭一个脸蛋子,可以比我们正常人挣得多得多。如果考虑到关系的特质,这不是不正常的现象,而是正常现象(当然不是指她偷税)。

温度(指因情感等理性之外的因素而增加附加值的现象)有没有规律呢?马云显然到退休为止,也没有发现其中规律。但理论物理学却发现了,因为已经琢磨了几十年。理论物理学也研究关系,但不叫关系,而叫力。力就是相互改变的作用。力与关系是通的,只是一个发生在自然界,一个发生在社会。我们看物理学怎么研究宇宙的关系学。当然,宇宙中像太阳那么大的石头疙瘩,拉关系的时候,不会请客,也不会喝酒(否则银河都不够喝的)。它们之间是怎么拉关系,产生“温度”的呢?

物理学先是区分了四种关系,分别是引力、电磁力、强力与弱力。弦论是四种力的统一场理论,是总的关系学。电磁力相当于一种合力,是物质的胶水。没有电磁力,人走着走着就散架子,烟消云散了。引力则是一种与时空距离分离有关的力。按相对论,是时空弯曲的结果。好比小孩坐滑梯撞到一起,并不是一个在吸引另一个,而不过是另一个顺着滑梯下来自然撞上了。这两种力都不稀奇。稀奇的是强力与弱力。它们非常像社会关系中的强关系与弱关系。

强力(strong force)的特点是距离越远,力量越大;弱力(weak force)相反,距离越远,力量越小。我们可以把强力想象成猴皮筋,不撑开时没有劲,撑得越开劲越大。而弱力相反,像是沙子,离得近时挤作一团,离得远了,要想拉近,就比较费劲。引力与电磁力与弱力一样,靠近会变强,离远会变弱。因为它们的力的大小,都与距离的平方成反比。

这里再一次提醒大家注意知识点。高维思考,始终是围绕距离这个维度在转。我们过去叫邻居关系。中国古代有一门邻居学,叫儒学,是当时高考的必考科目。邻居学(包括儒学、数学图论,物理学弦论等)全面地说,最敏感的知识点在远近关系。而凡是原子论(又称西方中心论)一般对远近关系对事物的影响不敏感。比如牛顿力学,认为引力在远处与近处遵循的是同样的力学规律。再比如新古典经济学,认为市场中人与人之间的远与近,遵循的是同样的价格规律。这些都是低维思维方式特有的特征。

互联网的书摊哲学中,对强关系与弱关系,说得半明半暗。我们换一种语言来说,就是张瑞敏的语言。他说的是温度。他认为马云电子商务的盲区在缺乏温度,认为下一代电子商务主攻温度。这与我长期的观察完全一致。套用温度这个术语,则强关系实际是有温度的关系,而弱关系是没温度的关系。这两种关系的市场“沸点”是不一样的。没有温度的交易,在P=MC时烧开;而有温度的交互,在P=AC时烧开。AC-MC,就是完全竞争零利润之上的,供双赢各方瓜分的利润。这门学问,可以说是未来20年互联网发家致富的核心学问。其中的强力(强关系)之学,是重中之重。

宇宙中为什么会有强力这种“反常”现象呢?我瞎想出这样一番道理,不知是否通:假想宇宙最初是一个披萨饼,现在的世界,不过是从这个整体分裂为碎片的结果,在分裂之中,每个碎片像披萨一样,藕断丝连,像橡皮筋样,扯得越远,拉得越紧。也就是说,强力可能是一种直接反映波(弦)的本质的力,只有把分离的节点视为原本一体(“万物一体”)时,才可理解为什么它会越远越强,原来,它是在维系整体不被撕裂。这很像人的感情。我的女儿一岁的时候,有一次看出我要上班,拉住我不放,我越扯,她拉得越紧。马上要迟到了,我一用力,终于扯开,她顿时嚎啕大哭,哭得非常伤心。那一刻,我真感到亲情变成一种有形的东西,被活生生扯断一样,令人心碎。

我这里拿物理与社会生拉硬扯,摆明了是作比喻,但心里有一种想法,就是认为它们可能真的是通的。弦论的主张者,多数是科学主义者。科学主义认为,物是一番道理,人是一番道理,心与物是不相通的。但生态主义者(如王阳明)则认为,天人是合一的,物是一番道理,人是一番道理,但心与物是相通的(“心即理”)。如果按这种天理学的思路想问题,物理学之道与互联网之道相通,可能不光是在比喻这个层面,而是真的具有内在联系。

物理学虽然很写实,但也有具有隐喻的一面。例如光速,光速隐喻的是宇宙的理性。物质不能超越光速,没有比理性最优(如极值)更大的值了。但我们后面会谈到黑洞,就超光速了。它比喻的正是理性之外的尺度(如李泽厚说的情本体)。现在已有少数弦学论者,开始注意到弦与精神、情感的内在联系,向东西方融合的科学观靠。

接着说强关系。强关系近于张瑞敏说的交互,弱关系近于张瑞敏说的交易。阿里的弱点,在于弱关系强,而强关系弱。从互联网实战中我们已能观察出,强关系有助于差异化提价与增进价值,而弱关系有助于同质社会化及降低成本。弱关系对应的就是传统的市场理论,下一步配置资源的核心问题转变为“网络何以可能”时,强关系就成为理论与实践同时的焦点。显然,从经验中,我们就可以找到一个强关系更有效率的理由,当人与人的关系有温度时,缔约交易成本就会直线下降。而这正是弱关系一旦人际疏远,交易费用就上升的解药。这就等价于物质一旦粒子化,要联在一起,就会出现弱力那种“交易费用”(摩擦力)加大的情况。相反,找到“网聚人的力量”这种强力,无论从事2C还是2B,都会顺畅许多。 

责任编辑/姜奇平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

微信号: ciweekly

微信公众平台:

搜索ciweekly

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