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发展优势,流量经济与产业升级

2018-08-22 14:58:12 eNet&Ciweek

推荐语

​7月26日,在成都发表了一个演讲,针对成都提出的流量经济,谈了些个人想法。压缩一半内容如下。

7月26日,在成都发表了一个演讲,针对成都提出的流量经济,谈了些个人想法。压缩一半内容如下。

一、流量经济的概念与成都的发展。

流量经济按照我们现在的定义是依靠人才流、信息流、资金流、知识流、物资流等要素资源的流动而带来经济效益的经济业态。

这里我特别想强调的是带来经济效益,在互联网的发展过程中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流量,但是流量能不能带来效益,是下一代发展要主要解决的问题。

从大的经济背景来看,我认为世界经济正在出现一个深刻的转变,这可能是一个长期变化,在过去20年,中国崛起,包括沿海城市崛起,主要依赖的是国际大循环。

国际大循环的本质是什么呢?实际上是美国的需求拉动了中国的低端生产要素。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以中美贸易战为背景,即使没有中美贸易战世界也在发生变化,就是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我们称为国内大循环,特征是利用本国的市场,吸引外部的高端生产要素来发展创新的经济,通过创新来取得效益,我认为这可能是未来20年的主题。

流量经济背后实际上是控制需求,通过需求吸引高端的要素,本质是这样一回事。

二、下一代移动电子商务升级趋势:从流量到流量增值。

 杭州为代表的第一代电子商务,在国际大循环背景下拼成本,都是打价格战。谁先从价格战里挣脱出来,变成增加效益,谁会在下一代充当整个经济发展的龙头。

经济学里,流量是这样一个概念,存量乘价格等于流量,也就是数量乘价格等于收入。换句话来说,我们从存量经济向流量经济转变,关键是要解决,从赚取低价格效益变成高价格效益。深化电子商务应用要向体验型、定制型商务发展,这都属于提价竞争,不是打价格战类,这个非常重要。

 三、流量增值的制高点。

控制价格提升的要点在什么地方?正的利润在经济学里叫做“垄断竞争均衡”,前提是把重心压在差异化上,就是质量的概念。质量就是质的差异:其中供给的方面叫做创新,即供给差异化;需求方面叫个性化,即需求差异化。

要怎么做呢?我认为要抓住四个重点。

1、平台。平台的原理我就不展开了,实际上是新的竞争战略,新的竞争战略的本质是低成本差异化。我们过去在工业时代,也就是在存量时代只有两种战略,或者是成本领先,或者是差异化。

成本领先是降价竞争战略,差异化是提价战略,但是没有人能够把二者结合起来,变成既成本领先又差异化,也就是低成本的差异化。低成本的质量,低成本的创新,谁来做?我认为关键是平台,实质要把服务业分为重服务业、轻服务业,重服务业相当于核心业务,轻服务业就是APP,把APP活力激发出来轻资产运作,这是我们发展的规律。

2、双赢。过去在打价格战,没有效益的时期是你死我活,经济是零利润。你要获得正利润,有一种办法就是垄断竞争,因为导致双赢,也就是双方抵消后还会出现一个正利润,我们搏的是这样一个东西。

我们要区分出双赢和零和两种不同的策略,我们经常说共赢指什么意思?差异化达到均衡点是共赢,非差异化在均衡点的时候一定是零和博弈,所以我认为要抓住差异化。

3、开放分享。传统的零和博弈,从组织角度是什么造成呢?就是封闭模式。

开放模式会造成双赢。现在有一个重要的观点是“借力”,当我们把生产要素吸引来不一定是我的,不一定是成都,而是借用,所以流量经济不可以认为把天下拉到我们这个地方来变成成都人,而是怎么为成都所用,我们叫做以租代买,不是买断所有权,而是真正发财时能够用上劲,这是下一代主要潮流,也是双赢的主要依据。

4、商务社交。不一定指微信谈朋友,而是利用中国文化中关系这个因素降低制度的交易费用。

我们知道美国上一代流量经济成本聚集在哪儿?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摩擦,摩擦之间的交易费用占GDP的50%,中国80万亿里有40万亿都是交易费用。简单说靠什么来化解?靠梳理好关系,这一点是中国独特的发现,也是中国互联网成为世界冠军的主要的发现。我们把它称为“亲”,国外做生意讲的是生人之间做生意,但是如果我们能把全世界商业力量变成“亲”的力量,摩擦力顿时消失,这40万亿,归谁,谁就发了。

当前电子商务主要弱点是什么呢?会做社交不会做电子商务,做电子商务不会做社交,这里蕴含1万亿美元的机会。下一代电商的趋势在于,通过社交加强有温度的交互。现在商务是没有文化,没有情感因素在里面,没有人际关系在里面,也就是缺乏社会资本,吸收那么多金钱没有用。社会资本才是高端要素,如果把社会资本用在这个地方,通过社交电子商务会把整个流量经济引导到差异化APP增值的方向。

四、对成都定位提一些建议。

核心定义是以流量经济赋能一二三产业的服务化。我们知道现在经济形势从制造业经济向服务型经济转变,有人说这是不是发展服务业,发展服务业是肯定的,但是我提出的概念是发展服务化,是指一二三产业,都像三产那样的方式,走差异化的路。

成都提出流量经济要在17个产业领域里起作用,怎么起作用?我认为推动17个产业向服务化方向走,就是用差异化思路,提价竞争思路提高效益,不是打价格战,不是零和博弈,不是辛辛苦苦忙了半天,大家互相抵消利润为零的时代,这个时代已经彻底过去。即使我们想回去,特朗普也不能让我们回去,现在我们要知难而上。把特朗普针对中国的系列举措当做一个机遇,利用差异化增长的宝贵机会窗口,知难而上,取得经济的主动。

具体解决两个问题:

1、以需求流量,带动要素流量。手中有米唤鸡才来。现在美国人掐住我们说:“我有需求,但不让你出口”。现在中国以人均收入水平提高为标志,有足够的潜在需求,只是没有调动起来。我们光顾着打价格战了,要把亿万民众心中存在的不可遏制地往差异化经济投钱,往服务化厂商腰包里塞钱这种积极性带动起来。

2、以要素流量,带动增值流量。就像四川的酒一样,要勾兑。平台业务要勾兑成增值业务、差异化业务,也就是要把鸡变成下蛋的鸡。

我对成都建议,未来发展流量经济时手里要有米唤鸡才来,哪儿来的流量,要把中国的需求,特别是向上走的需求抓在手里。另外通过平台加增值这样的新业态变现需求,这就是我认为的要使流量经济真正产生效益的关键。

独辟蹊径_选择_决策_实践_副本_副本.jpg

责任编辑/姜奇平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

微信号: ciweekly

微信公众平台:

搜索ciweekly

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