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证伪了陈志武教授的一个说法

2018-04-26 10:53:06 eNet&Ciweek

推荐语

​2017年我国服务业发展进程中,新动能加快成长,推动服务业经济结构升级。其中,移动互联网发展对服务业转型及供给侧结构调整带来明显经济影响。

2017年我国服务业发展进程中,新动能加快成长,推动服务业经济结构升级。其中,移动互联网发展对服务业转型及供给侧结构调整带来明显经济影响。

2017年,我国服务业增加值427032亿元,占全国GDP比重为51.6%;服务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8.0%,比国内生产总值和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分别高出1.1个百分点和1.9个百分点,已连续5年在三次产业中领跑;服务业增长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8.8%,比第二产业高出22.5个百分点;拉动全国GDP增长4.0个百分点,比第二产业高出1.5个百分点。

在服务业领跑者中,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三大门类增加值比2016年增长15.8%,高于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7.8个百分点,拉动第三产业增长2.3个百分点。

奇平-1_副本.jpg

奇平-2_副本.jpg

2017年,以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为代表的现代新兴服务业增速明显快于传统服务业。2017年中国移动互联网月度活跃设备总数稳定在10亿以上,从2017年1月的10.24亿到12月的10.85亿,随着用户数量的稳定,移动应用开始进入迅猛发展阶段。

2017年移动互联网对经济的服务化转型的影响有三个显著特点:一是移动互联网带动结构转型,特点明显;二是增值服务作为新的增长点,动能突出;三是移动互联网促进灵活就业,潜力巨大。

分析去年以来中国移动互联网引爆服务业新增长点的现象,其中一些实践已很难由现有理论解释。

首先,打破了中国不适合发展服务业的“结论”。耶鲁大学教授陈志武认为,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发展对制度环境有着截然不同的要求。与人打交道的服务业较之与物打交道的狭义制造业对制度环境的要求更高。中国人与人关系的成本较高,因此中国更适合发展制造业,不适合发展服务业。这一说法难以解释为什么世界各国同样存在服务业成本(人际成本)比制造业高的问题,因为这也会导致成本导向的经济不愿发展服务业。国外主流的解释是威廉.J.鲍莫尔教授提出的“成本病模型”,认为服务业的需求虽然持续增长,但成本增加更快,这导致制造业与服务业之间存在“劳动生产率缺口”,服务业比重提高不是效率提高的结果,而只是价格提高的结果。鲍莫尔只是认为需求越多样,(劳动力)成本越高;而服务之所以经济,只因多样化需求支持提价。这不过是互联网出现之前,内生增长理论的传统结论。但同一学派(可竞争市场理论学派)的潘泽反而指出了范围经济这条相反的路。

移动互联网支持中国服务业高速增长,在某种意义上证伪了陈志武的说法。陈志武说法背后隐含的一个判断是,公共关系(生人关系)是高效率的,私人关系(熟人关系)是低效率的。但移动互联网使社交这种私人关系从低效率变成高效率,这是陈志武始料不及的。提高效率的原因在于节省了企业缔约所需交易费用。微信、QQ和微博是中国最大的社交产品,它们的使用时长行业占比高达96.2%。2017年,中国社交通讯类应用规模为46.7万款。排名前三的APP,用户使用时长集中度均在50%以上,移动社交领域尤为突出。而小程序的兴起,出现了陈志武思考的又一始料不及,也就是新兴服务业分布式服务的效率,可能高于传统服务业标准化服务的效率。这是信息生产力的先进性决定的。

这说明,范围经济一旦与信息技术结合成信息经济,就可以实现需求多样性越强,成本越低。中国发展服务业,倒是确实存在制度瓶颈,但制度创新的方向,不是回到同质化市场竞争,而是在更高的信息化层次上复归异质性市场竞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践显示,中国完全可以在服务业发展和升级上大有作为。

第二,中国服务业在移动互联网支撑推动下,出现跨越式发展迹象。

中国服务业占比长期低于世界各国平均水平70%左右,更远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中国服务业现代化水平约为发达国家平均值的三分之一)。只是最近几年,才开始突然加速,占比超过发达国家平均值的50%(2017年为51.6%)。

但分析中国服务业构成发现,中国服务业的发展没有按照其他国家的发展顺序,先发展传统服务,后发展新兴服务,而是在移动互联网支撑推动下,一步跨到信息消费的前沿,出现新兴服务与传统服务并行发展的局面。

分析数字可以发现,2017年服务业内部最强劲的引擎是新兴服务业。2017年,以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为代表的现代新兴服务业增速明显快于传统服务业,对服务业生产指数的贡献逐季增强,四个季度对总指数的累计贡献分别为34.4%、36.6%、38.3%和40.2%,分别拉动服务业增长2.8、3.0、3.2和3.3个百分点。

分析具体发展门类可以看到跨越式发展的动力在市场创新。新兴服务业内技术创新与市场创新活跃,尤其是市场创新活跃,成为中国新兴服务业发展的突出特点。例如,2016年直播还十分火爆,仅仅一年后,移动互联网上的短视频就开始翻身,说明在激烈的网络竞争中,创新频率飞快。这已不是偶然现象,纵观中美互联网近年发展,中国特色开始呈现,中国在技术创新方面追赶美国的同时,在市场创新中已遥遥领先美国。如果说,工业革命是英国技术领先笑在前面,美国赚钱领先笑在后面;信息革命很可能是美国技术领先笑在前面,而中国赚钱领先笑在后面。中国服务业将成为中国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赚钱机器。

(三)移动电商爆发,有望打造中国下一代竞争优势。

继传统电子商务外,中国电子商务阵营中又杀出一只活力十足的新军,这就是移动电子商务。

得益于移动支付的普及,2017年移动电商增长明显。随着新零售线上线下融合的落地,移动支付的进一步普及,电商用户快速增长,2017年用户规模突破7.27亿(见表)。2017年的618和双11继续火爆,销售额达到历史新高。

移动电子商务的兴起表明中国服务业未来发展潜力十足。当前电子商务的世界竞争形势可以用一句话概括:美国电子商务(世界第二)的天花板,将是中国电子商务(世界第一)的地板。从目前趋势看,美国已无望翻身。中国服务业后发先至,将从继续拉大与美国电子商务差距开始,其中,移动电子商务,有望成为又一生力军。 

责任编辑/姜奇平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

微信号: ciweekly

微信公众平台:

搜索ciweekly

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