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狗年成为GO年

2018-03-12 10:07:33 eNet&Ciweek

推荐语

电话里传出一个陌生的声音,“我是邵炜刚”。我大吃一惊,感觉是听错了,忙追问一句,“您是邵九段吗?”得到肯定后,我简直不敢相信,尽管我下围棋成千上万盘,但从没想过一位专业九段,会跟我有什么交集。

电话里传出一个陌生的声音,“我是邵炜刚”。我大吃一惊,感觉是听错了,忙追问一句,“您是邵九段吗?”得到肯定后,我简直不敢相信,尽管我下围棋成千上万盘,但从没想过一位专业九段,会跟我有什么交集。

原来,2月10日,新一届中国围棋协会在中国棋院举办2018首都围棋界新春团拜会。林建超将军邀请我代表文化、教育界。林将军现在是新一届中国围棋协会主席。

说起林将军,我可是印象太深了。他给我最大印象,就是不管走到哪,在什么场合,遇上什么人,都会宣传围棋。一次在上海黄浦江边的会所,老板们聚在一起判断商业形势,他一出现,活动改成谈围棋了;有时我在跟业内人士分析技术形势,他一出现,也改成谈围棋了。他当围棋协会主席,我看是再合适不过了。

林建超主席在团拜贺词中说了一段有趣的话:“参加今天团拜会的人,可谓是胜友如云,高朋满座;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将近200名嘉宾,可以作多种分类,但归根结底是四种人:热爱围棋的人,帮助围棋的人,享受围棋的人,服务围棋的人,都是因棋结缘的人。”引起大家热列反响,大家都拿“四种人”说事。

临到我代表文化教育界发言时,我说,围棋在英语中是GO,今年是狗年,也就是GO年,希望能成为真正的围棋之年。

新一届中国围棋协会领导班子组成的时间并不长,但围棋改革已迈出了扎实的步伐。今年是围棋改革的起步之年。我说的围棋年,就是希望成为围棋改革的起步之年。

同时,我也没忘我的专业。我开了一个玩笑,说,希望林将军除了带领四种人共同前进之外,还捎上一只狗。阿尔法狗,是围棋人工智能的代表。我说,我希望中国的人工智能尽早赶超阿尔法狗的水平。

这是有所指的。林将军在《围棋与国家》中提到谷歌时说,“由于他们是优势方,因此他们决定和不和我们玩”,“他们可以玩玩就走,我们不行。我们必须在新的时代条件下继续推向前进”。这也是我的心声。我在互联网周刊的棋评中说得更加直白:“阿尔法狗团队只是想利用一把棋手,看来并不想承担围棋棋艺方面的社会责任;而且拒绝与人交流,也意味着技术上走向唯理性思路,封闭探索人类艺术性思维的可能性。希望中国人工智能团队加把油,超过它,与棋手共同从技术和艺术两方面探索发展棋艺本身。”

在新的一年里,希望中国的人工智能界,培养出中国的高水平的狗(GO程序)。这对人工智能本身也是有意义的。围棋是兼具左右脑能力的项目,目前阿尔法狗只是在左脑能力开发上有优势,但阿尔法团队极力掩饰右脑能力开发上的弱点,导致围棋人工智能开发,只是浅尝辄止。微软曾开发情感算法,水平也有限。这都给中国人工智能留下了继续前进的空间。

中国一旦开发出了世界冠军水平的围棋人工智能程序,我希望在这一点上不要学阿尔法狗,要给专业棋手充分提供复盘摆棋的机会,真正把围棋当文化,共同推向前进。 

总编-1_副本.jpg

责任编辑/姜奇平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

微信号: ciweekly

微信公众平台:

搜索ciweekly

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