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直播时代博与弈:君子不忧不惧

2017-12-22 17:21:01 eNet&Ciweek

推荐语

直播行业在近几年火热崛起,成为了一项新的国民娱乐。进入2017年,随着映客被宣亚国际收购,直播平台面临集体转型,曾经的千播大战如今十不存一,野蛮生长时代一去不返。

公司-天鸽高管_副本.jpg

行业红海已现,蓝海却依然存在

直播行业在近几年火热崛起,成为了一项新的国民娱乐。进入2017年,随着映客被宣亚国际收购,直播平台面临集体转型,曾经的千播大战如今十不存一,野蛮生长时代一去不返。国内直播行业红海已成,并购、出海成了行业挥之不去的话题。

2014年到2017年,直播行业用3年时间走完了网络视频10年之路,当前游戏直播和娱乐直播是该行业兴旺昌盛的两大板块,行业巨擘也多出自游戏、娱乐领域公司,如天鸽互动般精一的纯直播公司凤毛麟角。

互联网人口红利的结束,使留住用户的成本高企,作为推广起家的企业,流量挖掘能力似已成为天鸽互动天然护城河。日前,包括欢聚时代(YY)、陌陌、天鸽互动三大直播上市公司三季报尽数出炉,寡头红利期袭来,其中天鸽互动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76.1%升至90.4%,营收2.74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56.8%,达到1.28亿元。天鸽互动CEO傅政军表示:“未来,电视台有可能就会被直播平台取代,内容慢慢升级,成为综艺节目等。”社会的发展归根结底还是为人的发展,在对立、转化、统一的相互作用过程中行远自迩,登高自卑。

“纯粹”一词看似在纯,实则为粹,不单是对本性的固守,更是丰沛经历之后的提纯。区别于其他行业携资源进入直播领域的企业,天鸽互动似是唯一一个纯粹做直播秀场的企业,以流量为母体,走过蛮荒时代,自始至终专注发展直播业态。在谈到相关企业财报时,傅政军提到:“稳定的流量只是变现的工具,抓住用户内在需求的内容是产品的核心。”对于直播企业而言,用户在不断迭代,受众满意的内容才是企业需要思考,可以依仗的存在。

事成于和睦,利生于双赢

企业管理要素的合理分配是企业组织构架的核心,没有清晰的业务模式,企业未来也必将是暗淡的。“一对多”模式发展遭遇瓶颈,“多对多”商用价值开始显现。另外,如何用有限资产,获取最大收益,是所有企业追求的最高境界,对于轻资产化运营,天鸽互动的分销商模式是重要环节。

任何事物的发展必有其自身规律存在。实际上,分销商在天鸽互动的体系中也扮演着管理平台内主播的角色,这些分销商通过使用搭建于天鸽平台的数据库、相关信息,对销售代理进行管理,对其加以适当考核制度,在减少资源损耗的同时,无形中也使得企业效率随之提升。在保证分销商利润的同时,适度竞争、控制规模,也会能提升服务水平,工作便于统计,账目更加清晰。

互联网具有分散性,主播依赖于平台,分销商、总代只是管理工作,销售则是具体到某个人,而视频社区的属性,也决定了用户的分散性。同样的路并不适合每一个人,根据自身需求调整整体战略,则是每一个强者体内存在的永恒基因。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

法国文学家雨果曾说:“人在逆境里比在顺境里更能坚强不屈,遭厄运时比交好运时更容易保全身心。”恶意沽空是港股市场不得不直面的问题之一。8月17日,做空机构艾默生(Emerson Analytics)发布了一份长达40页的英文PDF报告,直指天鸽互动有重大欺诈行为,公司当即宣布停牌。而公司在复牌的同时发布了漂亮的年中业绩以及澄清公告,又宣布了6亿港元的回购计划,为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漂亮回击艾默生指控。

通常来讲,面临沽空指控的公司,资金链存在断裂风险。“审计成本对于长期影响来说不值一提,长期停牌与更换会计师容易形成恶性循环,做空机构就是抓住了这一点,”傅政军如是说道。通过对细枝末节的梳理,再加上天鸽互动本身轻资产属性带来的充裕现金流,最终让公司成功扭转局面,目前股价比遭遇做空前还要高,提到这里,傅政军也表达了对投资人信任的感谢。

流丸止于瓯臾,流言止于智者。资本市场本就不是风平浪静的存在,“沽空就像别人说你偷东西,而你要证明你没有偷东西,他说一句,我们就要反问十句。”当前不少国内企业选择走出内地,去香港、纳斯达克上市融资,相关政策、经商环境的差异性成了悬在国内企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利益驱使下,做空机构手法频换,这也是傅政军提醒国内同行需谨慎视之的。

投资不需要高等数学,却需要见识与智慧

作为一家要以内容导向在直播行业推陈出新的企业来说,天鸽互动正在品牌价值、地域版图和新业务等方面全力以赴。

首先在品牌价值塑造上,天鸽互动希望变成用户基数巨大的、有直播、拍照、短视频的产品公司,不拼硬件,坚持做纯互联网公司,希望把中国好的服务和商业模式带出国门,推广到更多地区。

虽然主要精力依然在内地,但在中国台湾地区却也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成绩。台湾地区用户普遍使用的社交工具是Facebook,主播在上面很容易做粉丝经济。另外该地区业务对天鸽互动海外发展存在天然助力,台湾主播不俗的英语能力使得天鸽能以此撬开英文市场,并开始摸索西班牙语以及南美洲市场的可行性。

本就深耕二三四线城市的天鸽互动经过原始积累,开始将其模式输入至印度和东南亚市场,东南亚约有5-6亿人口,不像中国一般集中,市场分散,语言多元化,政策、氛围、带宽条件等都不尽相同,需要点对点地去探索。目前海外收入约占天鸽互动总收入10%左右,且在快速增长。

另外,傅政军表示:“天鸽互动正在考虑现金贷业务,东南亚的现金贷有用户需求,但反对多头借贷。”且中国公司越来越将产品输出到海外,变得越来越有国际视野,在符合相关规定情况下,天鸽互动也只是顺势而为。

入股花椒直播后,天鸽互动的投资布局同样备受关注,对于大规模并购,傅政军相对保守,但又比美股互联网公司大胆,“我们希望把所有互联网风口都接触到,有些还未披露,但我们坚持做自己相对熟悉的纯互联网生意,对外收购也保持谨慎。”对于投资主体而言,其性价比是天鸽互动比较关注的方向,对于那些有自己特色的、母体自带流量的直播公司,是相对看好的。有的公司先有大流量,再想办法变现,而在傅政军看来,先做好变现,回过头再做大流量,也未尝不可。

围棋十诫中提到:入界宜缓、慎勿轻速、动须相应。做企业如下棋,博弈中不露痕迹,一步一城,方能在关键时刻落下胜负一子。

公司-天鸽前台_副本.jpg

责任编辑/文乾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

微信号: ciweekly

微信公众平台:

搜索ciweekly

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