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管理救赎》

2017-11-08 11:28:27 eNet&Ciweek

推荐语

​张羿是后现代管理学研究的代表人物。从2004年出版《后现代企业与管理革命》到2017年出版《管理救赎》,围绕后现代范式,建立了新的管理学体系。

张羿是后现代管理学研究的代表人物。从2004年出版《后现代企业与管理革命》到2017年出版《管理救赎》,围绕后现代范式,建立了新的管理学体系。

现代管理始终从工具的角度去审视人,而不是把人当做人去还原真实的人性。张羿认为,要彻底超越现代管理就需要管理范式的变革。从范式的高度进行颠覆性创新,是当今公司与管理变革的必由之路,也是未来公司和未来管理的核心所在。从人是目的出发,他提出,要避免神化人工智能,并避免人类被人工智能所奴役。一切科技的发展,都是为人性自由服务的,人工智能也不例外。

根据后现代管理学,后现代公司的九大范式转型表现在:治理结构协同化、商业模式生态化、企业战略创造化、组织模式平台化、营销模式交互化、领导模式赋能化、创新模式系统化、企业文化战略化与管理哲学超越化。

张羿对互联网时代的企业未来做出了前沿的判断,认为,未来公司将打破企业与市场、企业与社会的边界,成为超级生态共同体。典型的超生命组织由平台+小微+个体+机构组成,是全球化的开放式生态平台组织,同时具备完善的协同机制。由于打破了企业与市场的边界,超生命组织也颠覆了科斯对企业的经典定义。在未来的公司中,人人都是领导者。

在从工业社会到信息社会的跨越中,管理范式的变革异常迫切而创新的过程却极其滞后。美国管理大师加里·哈默曾将当代管理创新比喻为“像蜗牛一样爬行”。虽然中外优秀企业的管理实践都在逐步突破过去100多年来的现代管理范式,但总体上仍然缺少真正意义上的系统创新。谷歌管理模式曾被誉为21世纪唯一挑战德鲁克范式的代表,张瑞敏在海尔的管理创新也被欧美观察家认为比“德鲁克的创造更进了一步”。可见,全球范围内对超越现代管理范式的新管理的呼声早已十分高涨。然而,过去20年的世界管理界却十分沉寂。在汤姆·彼得斯、彼得·圣吉、迈克尔·哈默等管理大师之后,中外管理学界几乎没有整体性创新,甚至这些大师本身也未能真正颠覆经典管理体系。用张羿的话来说,这是因为当代管理变革“缺少世界观高度”,因而无法产生彻底的范式变革。

奇平-1_编辑.jpg

张羿是较早进行超越现代管理范式探索的少数管理学家,在2004年就出版过后现代管理方面的专著。而事实上,他对后现代管理的研究始于1997年,至今已经整整20年了。这20年正是全球管理界整体沉寂的时期。随着互联网和高科技巨头的崛起,在过去20年中,碎片化与局部性的管理思想并不缺乏,其中也不乏深刻的洞见,但与时代所需要的整体管理范式创新还相差甚远。而张羿的开创性研究,在众多的管理学家中,无疑是极具独立性的一位。

事实上,除了谷歌、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的管理实践外,在过去20年的全球管理创新中,张瑞敏在海尔的实践更是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张瑞敏的管理创新之所以能够得到欧美管理界的认同,正在于其对现代管理范式的颠覆与超越。只是,目前对海尔模式的总结,尚缺乏应有的理论高度。

目前欧美及德日企业仍然具有较强的创新力,但总体上已经受制于其太过成熟的现代管理范式,而陷入了张羿在《管理救赎》中所说的“隐性傲慢”。欧美管理学家同样陷入了某种创新者窘境,德鲁克之后,西方一直没有出现与信息社会相匹配的系统管理思想。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等中国企业的实践和张瑞敏在海尔的管理创新,却日益显出引领世界的势头。正如张羿所说的,管理创新的中国力量正在崛起。最近马云和张瑞敏双双获选50位全球领袖,绝非偶然。而在此过程中,张羿本人的管理范式创新也显示出足够的高度。可以说,从企业实践到管理理论创新,中国力量的崛起正在成为一个事实。这样说绝不是出于狭隘的民族主义。

在《新文明论概略》一书中,我提出旧文明与新文明的不同,不是中美的不同,不是东西方的不同,而是先进与落后不同。张羿在《管理救赎》中,也令人耳目一新地提出超文化思维,即通过搁置文化差异而回到人性本身的方法。这是后现代超文化管理范式的基本方法论。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张羿《管理救赎》表现出新的世界观,并形成了与彼得·德鲁克、汤姆·彼得斯、彼得·圣吉、迈克尔·哈默、迈克尔·波特、唐·舒尔茨、霍夫斯泰德、克里斯坦森等众多西方管理学者有别的后现代的思想体系。虽然在哲学领域有许多后现代思想大家,如福柯、德里达、梅洛·庞蒂、巴塔耶、德勒兹等,但纵观中外管理界,还很少有人系统接受后现代思想。张羿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管理学家,而同时是一个前沿思想家和管理实践者,这使他对管理有更深刻、更细腻的感悟。同时,张羿直抵本质的穿透性文风,不仅可读性极强,对企业家和管理实践者更具有非凡的启示意义。《管理救赎》是一部突破传统的思想与工具相融合的管理大作,其突出的跨学科视角和对管理实践的深刻洞察,以及全书的泛文化属性,在管理学家中均十分少见。相对而言,张羿的著作与德鲁克的思想较为接近。不过,德鲁克总体上代表了现代管理范式时代,而张羿的著作则无疑代表了新的后现代管理范式时代。

张羿的著作首先适合企业家阅读,同时也适合所有对管理感兴趣的人阅读。《管理救赎》本质上是一部彻底刷新管理思维的著作,它改变了我们对管理的定义,也颠覆了整个现代管理大厦。这将是一部开创的著作,读《管理救赎》,有助于跟上21世纪。

奇平-2.jpg

责任编辑/姜奇平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

微信号: ciweekly

微信公众平台:

搜索ciweekly

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