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卫灵公第十五”的路由原理

2017-11-01 11:04:00 eNet&Ciweek

推荐语

《论语》与路由器,本来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但它们在邻里关系(最短路径关系)上的逻辑却是相通的,而与现代逻辑正好相反。

奇平-论语.jpg

《论语》与路由器,本来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但它们在邻里关系(最短路径关系)上的逻辑却是相通的,而与现代逻辑正好相反。本系列“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地把两件事当作无差别的同一对象,就是为了帮助大家透过互联网的表象,禅悟其不同于工业化的那个认识拐点。实现互联网思维的脑筋急转弯。

卫灵公第十五共42段,主要谈君子为人处世之道。与路由器相通的那一点,用技术网络术语叫OSPF(最短路径优先),用社会网络术语叫邻里关系优先(爱有差等,熟人优先)这样一种思考世界的根本方式。

1、复杂系统的通达之道

卫灵公问陈于孔子。……子曰;“赐也,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对曰:“然,非与?”曰:“非也,予一以贯之。”子曰:“由!知德者鲜矣。”子曰:“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夫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子曰:“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中略)

在《论语》中,通达特指系统自组织、自协调地实现自己。而自组织、自协调,是整个工业化中最无能为力的一点。无论是技术网络还是社会网络,要实现自组织、自协调,必须抓住复杂系统的根本规律。这个规律,在此可以归结为作为《易》之主题的 “三易”(不易、变易和容易的三位一体)。

自组织、自协调用孔子这里的话说,叫“无为而治”。孔子在这里与老子是文化同渊的,而与同一轴心时代的阿伯拉罕系(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文明取向正好相反。对路由器来说,无为而治也是指三易,即坚持自组织、自协调原则不变,复杂系统非常容易(近于零交易费用)地自我运转以应对千变万化的路由路径。

“一以贯之”说的是三易中的第一易,即不易。推广来说,可指核心的原则是不变的。(如坚持仁的原则不变,或坚持变的本身不变)。“邦有道-邦无道”这一定式在此再次出现。这是孔子社会情境论的固定公式。孔子虽然夸奖史鱼,但更赞同的是蘧伯玉,因为他更加圆通,可以在顺境和逆境两种相反环境下生存。不象子路,过直则易折。这具有复杂适应系统(CAS)的特点。说的是易的第二层意思即变易(在当代称为复杂性)。孔子高度欣赏的实际是蘧伯玉的“容易”,他把这么难处理的形势处理得十分得体。说的是易的第三层意思:“容易”。“恭己正南面而已矣”极言自组织、自协调这件事的简易,窍门又是邻接于己。

2、复杂系统的远近之道

子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子曰:“已矣乎!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子曰:“臧文仲其窃位者与!知柳下惠之贤而不与立也。”子曰:“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子曰:“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子曰:“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慧,难矣哉!”

那么,实现三易(英文对应simplexity)的路由关键在哪里呢?就在于辨别关系的远近。由近及远,目的是达成零摩擦效果。托尔斯泰有部《战争与和平》,战争就是高摩擦,和平就是零摩擦。孔子始终反对战争,就是认为用战争方式解决人际矛盾,社会交易费用太高。孔子对管仲私德多有微辞,但对管仲有效避免了战争,却给予了一俊遮百丑式的好评。在这点上,他比科斯想得更深。科斯没想到的是,如果用沿着社会关系的最短路径结成一系列基于信任的短期契约来替代那个叫做企业的基于信用的长期契约,交易费用顿时会归零。这正是孔子和路由器最珍视的自组织自协调的中枢协调机制。由此可以理解,孔子在这里婆婆妈妈总谈的远近、大小、人己关系,其实正是最关键的东西。这些关系都可以映射到路由器的OSPF原则上来。举例来说,孔子评价臧文仲,用的就是OSPF原则,认为其“窃位”,不是因为犯了什么政治错误,只不过是邻在柳下惠这件具体事上,认为他明知贤人而不用,说明他的贤是经不住小事考验的,因此不是真的。当然,孔子并非以偏概全,他反对好行小慧而言不及义,说明他也并非经验主义和相对主义。

3、复杂社会系统的君子之道:恕道

子曰:“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子曰:“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子曰:“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子曰:“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中略)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整个《论语》思想最闪光之处。与之距离最远的是康德与黑格尔的形而上。以黑格尔为代表的现代性意识(工业化思维),主要根据绝对理念(所有关系中最远的关系)来判断一个道理的是非。而孔子正相反,他与胡塞尔一样,专从形而下入手解构形而上,在判断是非的标准,定在两个节点最近的相邻之处,也就是所有关系中最近的关系上。对路由器来说,这种关系叫对等交互,它与平等是相反的概念。对路由器来说,你连你最近旁的一个路由器都不能零摩擦地对等互联,整个网的互联互通就别提了。因为那意味着一定要借助外力,进行他组织、他协调。所以孔子说:“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东方基于熟人关系的社会关系,一般来说是落后的,这是因为他过于近自然(血缘关系),反社会(陌生关系)。但互联网的熟人关系,却不是血缘关系,而是陌生的熟人的关系,因此已经把工业化形成的生人关系的优点继承下来了。从血缘关系中提炼出恕道,就可以在更高社会化水平实现人与人的信任关系。克服生人社会的疏远与异化。恕道(对等交互之道)有一个超过工业化的社会关系上的好处,就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因普遍而忽略特殊。如孔子所说:“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君子“群而不党”,可以使网络既是社会化的(社群的),又不陷入同质化(党同伐异)。

4、复杂系统的谋道之道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子曰:“过而不改,是谓过矣。”子曰:“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子曰:“君子贞而不谅。”……子曰:“辞达而已矣。”师冕见,及阶,子曰:“阶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师冕出。子张问曰:“与师言之道与?”子曰:“然,固相师之道也。”……(中略)

自治是复杂系统的天然特征,对路由器来说,AS是一切路由的核心。人要谋自然而然这件事,如何可以谋得?孔子在这里给出了许多答案。最有意思的是,孔子给子张演示了一个一事一道的范例。师冕是个瞎子,孔子对他说话,与对别人说话不同,处处要告诉他空间方位,并说“固相师之道也”(这就是帮助瞎子的方式)。一事一道,那道是多还是少呢?孔子说:“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说明道还是客观、普遍的。如果“思”不出门道,还是要学(“不如学”)。只是,孔子还说,“君子贞而不谅。”(意思是君子知行合一,但并不固执)。相当于说,坚持原则不变,但时时变通,二者是统一的。“辞达而已矣”可理解为要弄得容易一些,不要太形式化、表面化。其实,还是回到三易上来。

实际上,三易就是脑筋中的那根弦。脑子有了这根弦,才能贯通古今、贯通技术与社会中的那些表象,领悟互联网思维是什么。

责任编辑/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

微信号: ciweekly

微信公众平台:

搜索ciweekly

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