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学而第一”的路由原理

2017-01-09 15:28:25 eNet&Ciweek

推荐语

​《论语》是一部奇书,奇就奇在,它是人类罕见的一部与互联网发动机(路由器)原理惊人巧合的经典。下面将从高科技前沿角度对它进行重新解读。

《论语》是一部奇书,奇就奇在,它是人类罕见的一部与互联网发动机(路由器)原理惊人巧合的经典。下面将从高科技前沿角度对它进行重新解读。解读的目的不是为了证明古已有之,鼓励向后看,是要在历史螺旋式上升高度,激发人们向前看的现代化观念。

“信息化驱动现代化”,意味着现代化要换发动机,为此首先要理解互联网发动机原理,这是一件难事。用相对比较通俗的《论语》作注,可以帮助工程师更好理解路由器的复杂原理,可以帮助各界人士更好理解互联网思维初心由来,以正互联网价值观。

《论语》共分二十章,“学而第一”是其第一章。以下逐句解释其路由原理。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近现代人注《论语》,极少注意其句句话中,几乎都涉及远近之义,以为远近无关宏旨。其实,由近及远,从数学图论角度看,是一种“点-边”二维结构关系,它是决定质性的关键。在《论语》中,它决定着仁的质。有朋自远方来,“朋”为近,“远方”为远。近如何成就远,是《论语》的核心关切,也是路由器的核心关切。《论语》与路由器的核心法则相同,均为OSPF,即“最短路径优先法则”。在这一基本图论法则上,《论语》与西方启蒙思想正好相反。西方理性思想是原子论(只有点,没有边),强调普遍,越远越有价值,不认为近有什么价值,典型如工业化思维。孔子与墨子学说也迥异,孔子强调近(先亲近身边人,再由近及远),墨子强调远(直接亲不认识之人)。路由器的根本原理在于由近及远地组网。《论语》也主张由近及远组网,因此是社会路由学说。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为何以孝为仁之本?从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及启蒙理性角度均不可解,但从OSPF看,却自然而然。邻居、邻接等是路由器的核心概念。孝相当于邻近节点之间的关系,两家为邻,比邻更近的当然就是一家之亲。路由器的自组织自协调,必先分内外,OSPF实现的顺序由内(IGP)及外(EGP),所以透过孝,要理解路由器的真义是以“孝”(最近邻接)为本的。不能像墨家学说那样不经邻接而跳。跳(生人交往)的坏处是交易费用要高得多。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人与人之间的互联互通(仁)是一种内在联系,相当于波粒二相性的波,这种关系是实在的,而巧言令色是外在的,不实在的(经不起路由校正)。如果信令不实,就联不上路由。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路由器每30分钟要校正一次路由表,使局部与整体实现全息同步。“日三省吾身”是说从忠、信、习三个方面校正自己,与仁这个总的路由表对表,平均8小时一个方面,看自己是不是君子。路由器不日四十八省吾身,就不能通不能过。

——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仁不是远离世俗的抽象真理,必与日常生活,建立空间的近距联系,与具体的时间相匹配。路由器虽然联接全世界,但它也是在时间、空间中,从最近之处做起。不能跳过具体时空,抽象实现。信在这里是信任(邻者之信),它与信用(非邻之信)是反义词。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亲仁,指亲近有仁德之人。仁的缺失处对应结构洞(structural hole ,相当于人与人失联之处),有仁德之人可以更好建立人与人合作关系。因此,在社会网络中,让仁发挥最大作用的方法,就是接近长于消除结构洞的人。结论洞理论是互联网目前最前沿的理论之一,它帮助人们在社会水平优化路由。与理性主义不同,可弥合结构洞的节点,不一定是工业化社会中固定的中心结点,而是可以去中心化、在时空上随机出现的“网红”节点。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正义》《广雅释言》解:易,如也。贤贤易色是说认同仁德就像认同欲望一样自然而然。意思是说,接受远的、抽象的道理,就应该像接受近的、本能的东西一样。良知,应体现在与由近及远的各种人物打交道的行为之中。不能说一套,做一套。对路由器来说,远在天边的互联互通,要像邻接的互联互通一样容易。关键在于“言而有信”——信号传输的协议规则一致。仁就是协议规则。有它,没有人为组织,胜于人为组织,可以自组织自协调。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规则及其外在的权威不在形式化的大道理,在于自己是否能具体地固守践行。如果可以致良知,就不怕别人超过自己,或自己不如别人。路由协议的权威不表现在它的条文,而在于它能稳定可靠地实现。按照规则来,既不怕不及,又不怕过。言下之意,如果路由受人为干预,不是过,就是不及。就不会达到自组织系统(AS)那样自然而然,恰到好处。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自己良知所致由近及远,才可以服众。对路由器来说,全球互联网的节点(“民”)能不能可靠稳定地互联互通,取决于每一个节点能不能由近及远地建立自己与最短路径之亲邻的联接。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孔子问政“异乎人”,在于他以日常生活的方式,对待远离人情的政治。把互联网仅用作远离人情的社会化,是一种工业化思维;对路由器来说,没有抽象的、跳跃的互联网,再远的联接,也是从邻居做起的,因此要用对待近邻的方式对待世界上的事情。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孝隐喻一种近邻(至亲)之仁。路由器区分邻居与邻接,邻居只是打打招呼,但邻接有实质内容交换。孔子在这里相当于在孝的问题上,严格区分了邻居和邻接的不同标准。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和为均衡,对路由的优化须符合均衡的规律,同时不能为局部均衡而牺牲全局均衡。

——有子曰:“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近邻之间的信任关系可适用于生人之间的信用关系,承诺才能实现。同时,不脱离自己的亲族,才走得远(可以效法)。“不失其亲”(access)一旦以信息生产力中的邻接超链为基础,会从落后变为先进。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对路由器来说,“君子”就是“日三省吾身”(实际是每30分钟对一次)而对得上路由表(相当于“仁”这一全息拓扑图)的节点。“君子”实现互联互通的关键是路由(“道”)要正。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诗经》的特点是“思无邪”,安贫乐富就是思无邪。对路由器来说,它的思无邪,就是自组织、自协调,自然而然却合规,所谓随心所欲而不逾规。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孔子的学生当时应追问一句,如何知人?估计孔子会按(靠路由器发家的)华为教材中 “OSPF通信”一章原理作答:靠LSA知人。LSA是指链路状态通告。不懂行的可以简单理解为利用微信扫一扫,与离你最近的人,互相加为朋友。唐代韩愈在《黄家贼事宜状》中讲解LSA说:“其州虽与黄家贼不相邻接(adjacency),然见往来过客,并谙知岭外事人。” 

奇平-1.jpg

责任编辑/姜奇平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

微信号: ciweekly

微信公众平台:

搜索ciweekly

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