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乌镇体验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2016-12-20 13:28:53 eNet&Ciweek

推荐语

“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这一概念,是今年乌镇互联网大会的最亮之点。命运共同体,与中国古代“天下”这个概念对应,强调普世包容。不同信仰、不同国家、不同族群、不同个人,都同在一片蓝天之下,求同存异。其中蕴含的价值观,反映着互联网典型的特性。

乌镇


“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这一概念,是今年乌镇互联网大会的最亮之点。命运共同体,与中国古代“天下”这个概念对应,强调普世包容。不同信仰、不同国家、不同族群、不同个人,都同在一片蓝天之下,求同存异。其中蕴含的价值观,反映着互联网典型的特性。

我们注意到一个提法:“鉴于互联网的互联互通属性,全球互联网治理就需要共享共治”。一种价值观,被溯源于一种技术和生产力属性——在这里是“互联网的互联互通属性”,对互联网行业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荣誉。以前一直在技术和生产力作用所在的经济基础里埋头苦干,现在一抬头,赫然发现其影响已上升到“共享共治”这类上层建筑的事情上了。

在乌镇,关心共享共治问题的中外人士有多少?可以用“一望无际”这个形容大草原的词,形容其盛况。与邬贺铨院士打招呼,他刚在会场池畔对记者大谈共享共治。

对于“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我更感兴趣的还是网络空间,也就是从互联互通上,实实在在感受命运共同体的存在。

从北京到乌镇参加大会,规定15日报到。预订了高铁,有意测测从北京一直到乌镇这一路的互联网信号怎么样。路上有两件事需要通过网络测试:15日晚19点35分,世界杯预选赛中国队对卡塔尔队开赛。对我个人来说,还有一件小事。因为正在研究《论语》的路由器原理,在网上竞拍一套清代的四书集注,截止时间正好是15日晚9点半。出发之前,我也不知道这两件事在路上能否顺利完成。全拜托你了,互联互通。

19点35分,在高铁上用无线路由接通了乐视网的视频直播,除了个别路段的信号差一点,总体还行。中国队击中门柱,就是不进球,看得人着急。离上半场结束还有10分钟,火车到站了。我手端笔记本电脑下了火车,边走边看。在出站口乌镇大会接待处,正好半场休息。上了大会的车,改用手机视频看下半场,感觉信号比笔记本上更顺畅。那一刻,我有一种身处昆明体育场中与全国人民共命运的感觉。

9点15分,打开笔记本,进入竞拍网页。四书分别拍卖,《大学》和《中庸》被别人出更高价超过了,只剩下《论语》和《孟子》。不能让四书分开,我重新出价,抢回了领先地位。这边看了足球,那边盯着拍卖,忙得不亦乐乎。

到了乌镇,需先到东栅报到,就在下车前最后一分钟,比赛结束了,0比0,踢得还行,可惜门柱不帮忙。然后,拍卖出了点小意外,在倒计时的最后一秒,信号中断,原来到站了。我只好乞求在这最后一秒内,没有人跟我竞拍。从会务组领得会议材料,接着上车去饭店。网络信号恢复,打开竞拍页面,正好进入拍卖延迟时段的倒计时,运气好极了,四书拍卖成功。

激动了一晚上,也让我对“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有了更深的感受。有了互联互通,人们无论身在何处,命运都可以联在一起。

我还特别赞成乌镇大会提倡的:“促进先进的世界文明与悠久的中华文化交流融合,让现代信息文明与传统历史文明交相辉映”。因为我正在研究中国文化与传统文明与互联网的否定之否定关系。告诉大家一个这方面的小心得:

路由器OSPF是一个链路状态协议,链路状态基于分布式的地图概念,每一台路由器拥有一份定期(每30分钟)更新的网络地图拷贝。通过拼图的方式从碎片中形成完整的和正确的地图,并通过链路状态通告(LSA)使每个路由器拥有并获知网络的完整拓扑信息。对于仁学来说,天下就是那张最完整的地图。(治)国、(齐)家、(修)身只是其中不同范围的拼图。无论这个图如何复杂,它的基础都是仁,也就是最近两点之间的邻接。日三省吾身,规定了中国文化中的路由表定期校正机制。平均每8小时检查一下自己的行为,是否符合命运共同体的利益。这一点,无论先进的世界文明,还是现代信息文明,都要学习。

责任编辑/wgtong

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请在下方提交,谢谢!

投稿信箱:tougao@ciweek.com

微信号: ciweekly

微信公众平台:

搜索ciweekly

或扫描二维码